凰归之鬼医魔后 第29章 焚天幻阵!

更新:06-07 00:16 源站:E小说网

“焚天幻阵?!”无涯无迹几乎同时单膝下跪,捧手低头开口惊呼:“君上,到底发生何事属下替您去查就是,以您一己之力开启焚天幻阵,对您损伤极大,更何况现在您体内蛊毒未解,请您三思啊!”

焚天幻阵,乃是上古神焚天所创,焚天乃是当时强极一时的创造之神,却因为他的爱人在一次大战中香消玉殒受到巨大的刺激,坠入魔道。

而他坠入魔道的原因,正是他潜心研究创造的焚天幻阵!

相传,只要心中有所执念地想着想要看到的东西,通过前方危机四伏的考验,就可以进入能窥探前世今生的阵眼,看到想看到的一切。

曾经的焚天因为过度思念亡妻却又不得相见,为了再次见到妻子,哪怕她只存在于虚幻之中。

他逆天而行创造出这个幻阵,只为能进入阵眼再看看他死去的爱妻,回忆与她度过的每一刻时光,也因此入魔永世不得成神,被神界视为罪人,叛徒!

最后看着他与妻子的曾经,消亡于阵眼之中,从此,焚天幻阵为魔族所有。

深知自己的作为与天相悖的焚天,定下了幻阵中不得使用玄力的规矩来减轻后世到这个幻阵的人逆天而为所要承受得天罚,要知道,逆天而为是会受到天罚的,并且在幻阵中使用多少玄力,天罚就会加倍的惩罚回去。

所以只要进入环境,不论你多高的修为都不可以使用分毫!!

可是,不动用玄力通过试炼,谈何容易!

据传闻,焚天幻阵中有山林大火,高温炎热,雨雪霏霏,雷暴冰冻,这些都再正常不过,里面还有以人心为食的妖兽甚至魔兽,有魔兵幻化成的人类,还有不知通向哪里的传送门,极有可能在传送过程中毁灭了肉体和灵魂,一不注意就会没了性命。。。

还有太多未知的危险隐藏在其中!

可真正通过试炼进入阵眼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那,是个会“吃人”的地方!!

然而,易君凌却丝毫不为所动:“我已经决定了,你们不必再多说!有些事,我一定要弄清楚!”

每次面对楚千璃,他的心都会不受控制的想接近她,亲近她,尤其看到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很美,甚至可以说美的与她平凡的长相不相匹配,那双眼灵动灿烂的好似星辰大海,看着她的眼睛,就像沐浴着明媚的阳光,甚至他会觉得,他认得这双眼睛,好像很久以前,这双眼就会一直注视着他,而他每次看着这双眼睛,都感觉自己就要被那寒星一般的眸子吸进去,沉醉其中!

所以,他一定要弄清楚那些一闪而过的零星片段到底是什么情况!是真实存在过的还是未来可能发生的,亦或是自己的幻想?他的直觉告诉他,他看到的那些对他而言都是很重要很重要的!

易君凌以玄力为刃,割破双手,血瞬间喷涌而出,他口中念出一连串的咒语,眼睛和头发瞬间变成血红色的,甚是骇人。

紧接着他双手在空中画出一道门的形状:“以吾血为契,吾身为念,焚天幻阵,吾召唤你来此现世!”

只见空中那道门突然疯狂地将易君凌手上不停流着的血吸收进去,门渐渐呈现出血红的样子,待门全部变成红色,冒出耀眼的红光!

开!

就在门开的一瞬间,还未等无涯无迹反应过来,易君凌一跃而入,跳进那未知的幻阵之中。

“这可如何是好!君上体内蛊毒还未解,若是在幻阵中发作,后果不堪设想啊!”见易君凌已进入幻阵,无迹急的直拍手。

无涯还算冷静,可内心却也是十分煎熬:“眼下我们只能守在此地,保护好幻阵入口不让其他人打扰等君上出来,我们,要相信君上!他既然进去,就一定有把握出来!”话虽是这么说,无涯心里也没底的很,若是君上有个三长两短,他们真的要自刎谢罪了!

这边易君凌进入幻阵,看到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光亮世界,与他想象中的样子截然不同,这里,仿佛是一个宁静的世界!

他寻着光亮的源头走了很久,四周都是白色的,就连脚下踩着的路也都是白色的云朵一般。

走了很久,他看到了一个简陋的小木屋,走近发现木屋外坐着一个白胡子老人,老人缕着长长的胡须眯着眼睛在品茶,易君凌走上前恭敬的问道:“老人家,这。。是哪里?”

听到声音,老人并未睁眼,而是把手中的茶一饮而尽后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年轻人,回去吧,回到你来的地方,有时候,你想看到的也许是你不该看的,你想知道的也是你不该知道的,看到了,知道了,反而徒增烦恼!放下,放下吧!”

“不!请您告诉我,阵眼在何处,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到那里!”易君凌态度很是坚决,斩钉截铁地说道:“老人家,当初焚天为了见到死去的妻子而创造出这个幻阵,难道不是徒增烦恼?逝者已矣,看到又当如何?一切都无法挽回!可我想看到的事,也许并未发生,我还有挽回的可能!!”

老人家终于睁开了眼,看到面前的人有些吃惊:“你是魔族的人?!”

虽是问句,他的语气却很肯定!

“不!不是的!我不是!!”易君凌反应突然很是激烈,急不可待的否认道。

看他这个样子,老人没有再问,焚天幻阵落于魔族之手他是知道的,这年轻人即便不是魔族中人,与魔族也难逃干系,罢了罢了,这些事与他何干!

“你想去,便去吧,继续往前走,能不能走到阵眼,就看你的造化了!”

老人挥了挥手继续闭上了眼,好像说了这些话已经很疲惫的样子。

易君凌朝着老人拱了拱手转过身就要走,想到了什么又转向老人。

“虽说逝者已矣,一切无济于事,可我若是焚天,也会做和他一样的选择,神如何,魔又如何,只要能再看到她,哪怕只一眼,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说罢不等老人有所反应,转身快步向远处走去。

待他走远之后,老人睁开浑浊的双眼,呆呆的看着他远去的地方,看了很久很久,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眼角流出两行清泪。。